字词模式
句模式
段模式
系统设置
更多按钮
网址切换
保存状态
用户反馈
页面收藏
-AA+
名人蔡澜小文章《做人》

我活在一个“会做人”的社会里。

从小父母亲就教导“有些话是不能当人家面说的。”所以我不敢指着邻居那个胖八婆大叫:“丑死人。

渐渐的,这些不能当人家面说的话,变成了讨好人家的话,对着一个八婆,我说:“阿姨,你一定整天吃好东西。

出来做事,便常在老板面前说“这都是你有眼光”。

看到又讨厌又可恶的孩子,我就会说“真聪明,长大了不得了。

我做儿童的时候,也常听到这样对白,当然学习的很到家。

会做人不是一件很坏的事,但是太会做人了,等于虚伪。

从小教孩子会做人。是不应该的。当身边每个人都那么假的时候,忽然有个肯说真话的小孩子出现,等于给我们这种会做人的人打了一巴掌!

会做人做久了,就不是人了,我是应声虫,是骗子。不知不觉中我没办法改变了,还以为自己是个人。

这个不会做人的人,活到老了,本来可以讲几句真话的,但我已经失去了这个本能,继续活做人,做到成为一个做不了人的鬼。知道这几年,我感觉到非常疲倦,现在这个阶段,才学会讲真话,所以很多年轻人喜欢我。以为我不管人家怎么看我,用余生来学习不会做人。

写文章不求留世。工作当消遣,有什么说什么,东西不好吃就说不好吃,这样讲真话的本钱,是我花了数十年储蓄得到的,现在不用,再也没有时间用了。唯一有点违良心的话。是党看到女人,都称她们为“靓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