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词模式
句模式
段模式
系统设置
更多按钮
网址切换
保存状态
用户反馈
页面收藏
-AA+
周恩来的小故事

197179日至 11日,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秘密访华。周恩来总理与基辛格进行了多次会谈。 10日晚,双方就此次基辛格秘密访华的联合公告问题进行了商谈。联合公告如何措词,双方出现了争议,其中一处是尼克松来华访问是谁主动提出来的。中方在起草原稿时,说明是尼克松主动提出要求,由中国邀请。基辛格提出异议,说这样写让人看了觉得尼克松总统像个旅游者,美方不能接受。这一点说到底是个“面子”问题。周恩来充分考虑到尼克松面子,将原稿改成中方“获悉”尼克松要来访,由周恩来邀请。仅仅“获悉”二字的改动,解决了使大家为难的问题。双方都对这一修改拍手称妙。拿到修改后的公告稿,基辛格非常满意,他清楚,中方已经设身处地考虑了美方意见。因此,他干脆在“接受邀请”前加上了“愉快地”几个字。 1971716日,中美双方同时发表了一则内容相同的公告:“周恩来总理和尼克松总统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博士于 197179日至 11日在北京进行了会谈。获悉,尼克松总统曾表示希望访问中华人民共和国,周恩来总理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邀请尼克松总统于 19725月以前的适当时间访问中国。尼克松总统愉快地接受了邀请。……”

二、“麻烦”一词起风波

1972925日,日本首相田中角荣的专机徐徐降落在北京机场。当晚,周恩来专门设宴招待田中角荣一行,并发表了意义深远的祝酒词。兴奋中的田中角荣首相站起来,作了一篇答词。但答词中有一处明显不妥,他说:“我国给中国国民添了很大的麻烦。对此,我再次表示深刻的反省。

日本军国主义给中国人民带来的巨大损失,何止是“麻烦”?这种轻描淡写的词语引起了中方的强烈不满。在以后的会谈中周恩来立场坚定地提出了这一问题。他说:“田中首相表示对过去的不幸的过程感到遗憾,并表示要深深地反省,这是我们能够接受的。但是‘添了很大的麻烦’这一句话,引起了中国人民的强烈反感。因为普通的事情也可以说是‘添麻烦’,‘麻烦’在汉语里意思很轻。

田中角荣解释道:“可能是日文和中文的表达不一样。从日文来说,‘添麻烦’是诚心诚意地表示谢罪之意,而且包含着保证以后不重犯,请求原谅的意思。”他还表示:“如果这样的表达不合适,可以按中方的习惯改。”周恩来对这种知错就改的诚恳态度表示欢迎。文字表述的准确性,是周恩来工作中的一贯要求。

三、对“重要”“指示”“接见”说“不”

周恩来有一次做形势报告,国内、国外讲了一个下午,讲的内容非常重要。记者采写时稿子上有一句“周恩来总理做了重要讲话”,交给他本人审阅时,别的地方都没改动,他就把那个“重要”二字圈掉了。有一次开座谈会,大家发言完了,主持会议的人说:“现在请周总理作指示。”他说:“不是,不是‘指示’,我个人发言就是个人意见。我今天这个发言并不是中央通过了,可能对,也可能不对。我说错了,大家可以批评。”还有一次,他会见外宾,新闻稿中写的是“周恩来总理今天接见了……”他把记者找过去,说:“不要用这个‘接见’,应该用‘会见’。”“中国封建社会时代,皇帝老子都是接见外国大臣,接见下属官员。他是高高在上,皇帝老子天下第一。他接见你,你是在下面,他是在上面。这也是一种封建观念。我是社会主义国家的总理,不管会见什么人,中国人还是外国人,都处在平等的地位。所以你们要用‘会见’,不要用‘接见’。

四、否认“神采奕奕”

1961年,周恩来总理出访归来,第二天在报纸上就有消息说“周总理神采奕奕地走下飞机”。看到报道,周恩来叫值班秘书把记者找来,指着报纸上的消息说:“现在国家遭难,人民受苦,我周恩来凭什么还‘神采奕奕’?”他还说,我们共产党的干部都是人民的公仆,现在,天灾人祸搞得我们连饭也吃不饱,我周恩来作为国家总管,居然还“神采奕奕”!这样宣传“上不合乎国情,下不安于民心”。

周恩来总理咬文嚼字,体现了他求真务实、严于律己、严谨缜密的工作作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