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词模式
句模式
段模式
系统设置
更多按钮
网址切换
保存状态
用户反馈
页面收藏
-AA+
飞在童年的蜻蜓

每年一进入五月,在蝉鸣声响起之前,在放牛或者玩耍的时候,就能够看见一只两只嫩嫩的可爱的小蜻蜓,出没在草丛中或庄稼地里。它们像小精灵一般,忽闪忽闪地飞舞在池塘边,或轻悄悄地歇息在草尖上。它们圆溜溜玻璃球似的眼睛,长长的麦秆似的尾巴,透明的薄薄的翅膀,总是吸引我欣喜的目光。特别喜欢看它“洗脸”的样子,只见它站在草尖上,用前面两条或一条纤细的小腿,蘸了清晨的露水,在自己的小脸上不停地洗刷,模样既认真又滑稽可笑。只是一开始时他们不免胆怯,面对这纷繁的世间心里没有底数,因此警惕性都非常高,在一棵草或花朵上不敢作太久的停留,一见了人或风吹草动就飞得无影无踪。

一到六七月的盛夏时节,故乡的蜻蜓就多了起来,田地里,池塘边,树林间,到处都是它们肆意飞舞的身影,大有占据昆虫霸主地位的意思。这其间,有种纤细如草茎的蜻蜓,绿色的身子,狭长的翅翼,飞起来灵活自如,无声无息,惹人怜惜。最惹人注目的是一种被我们称为“霸王蜻蜓”的,身子足有三寸,鼓鼓的眼睛,有力的翅膀,绿色的身子,挺直的尾部,飞起来不可一世霸气十足。最多最普遍的是一种蓝黑色、约两寸长的蜻蜓,它们身子不壮不瘦,灵巧自在,也最不惧怕人,常常是你走到它跟前了却还不飞走,因此被捉住的几率也大得多。

但我最为喜欢的还是红蜻蜓。它们浑身都是鲜红色的,包括翅膀都带有浅浅的红色。在一片葱绿色的夏天,它们的出现如身着红裙子的少女一般,飞到哪里都引人注目。因此,我童年夏天的目光,有很大一部分时间都是在追逐着红蜻蜓的身影中度过的,看她们在清晨或黄昏飞舞,看她们在小河畔或树林间歇息,看她们轻盈地扇动翅膀,看她们伫立在新荷上沉思。她的身子那样娇小,她的色彩如此诱人,她的眼睛水样澄澈,她的飞舞天使般优雅高贵。

故乡夏天的黄昏很美,夕阳西下,晚霞满天。这时的蜻蜓们,从四面八方飞来,密密麻麻地欢聚在晚霞里,在金牛河平静的水面上划出一道道优美的曲线,用穿梭般的飞舞表达它们的欢欣。它们有的成双成对比翼双飞,有的呼朋引伴相互追逐;一会儿贴着水面舞蹈,一会儿又灵巧地滑向空中。霞光染红了清澈的河面,染红了蜻蜓们划动的翅膀,将本来就壮观的场面渲染得更加热烈盛大。面对这种蜻蜓们聚会的场面,我常常会神往得目瞪口呆。我不知道别人的故乡是否也有这样蜻蜓聚会的盛大场面,但在我童年的记忆中,这种场面却是那样铭心刻骨。

捕捉蜻蜓是童年爱玩的游戏。对童年夏天的记忆,除了在金牛河洗澡,就是捉蜻蜓。捉蜻蜓的最好时间是清早,因为那时雾气重,空气湿度大,庄稼或野草上露水也就较多,蜻蜓很容易沾上露水打湿翅膀,影响它飞行的灵便。因此在清早,蜻蜓们总是三三两两站立在庄稼或野草尖上,如参禅打坐的老僧一般一动不动。我总爱选择在这样的时候去追逐目标,一旦发现了自己中意的蜻蜓,只消悄悄走到它身后便可手到擒来。每当看见这可爱的精灵,在自己的手里使劲扇动翅膀窸窸窣窣地扑腾,那一刻的心情别提有多高兴。它们出于自我保护的目的,有时也很规矩地呆在你手里。你便可利用这个机会观察它身体的各个部位各个细节。我最爱看的还是它的复眼,圆溜溜的像水晶像玛瑙,那时就总是担心它们闭不上眼睛怎么睡觉。当然我捉蜻蜓还有一个功利的目的,就是请它们帮我捉蚊子。据大人们讲,蜻蜓是捉蚊子的高手,我便捉了它们回去放进蚊帐里,然后饶有兴趣地看它们在狭小的空间里飞来飞去,将蚊帐里的蚊子追得无处逃生。更让我好奇的是,关了灯后它们依然能够不停地窸窣飞行,但这时是否还看得见捉蚊子不得而知。

只知道有蜻蜓相伴的夜晚,我睡得很香。